.:.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如要为这段关系添上名字
-->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如要为这段关系添上名字 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link1568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869
威望:388 點
金錢:15202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3-07-09


[現代奇幻] 如要为这段关系添上名字



作者:Milki
翻译:后悔的神官


  在他用渴求的语气说出“灰原”的瞬间。

  只有这个瞬间,他是我的。

  【如要为这段关系添上名字】

  嘎吱作响的床。

  手中紧握的床单。

  粗暴的呼吸。

  炽热的身体。

  粘稠的水声。

  无法抑制的声音。

  以及……合二为一的声音。

  性爱结束之后,他一如既往的摸着我的头,温柔的梳着在这个国家显得很异常的、我的头发。

  “晚安。”

  当他用温柔的仿佛能感觉到空气震动的声音在我耳边道出晚安时,早已昏昏欲睡的我闭上了眼睛。

  直到刚才为止的激烈恍若梦幻,我感受着手上传来的舒适感,就好像连那种行为都不曾听闻。

  我将身体埋入浸入他的气味的床里,抱着他给我盖上的毛毯,像是逃避现实一样进入了梦的世界。

  当我醒来时,他已经不在了。

  因为,他并不是我的。

  ……“我睡不着。”

  那天晚上,博士不在,我把他叫到了已经完全变成我的房间的这个地下室里。

  上了初中后不久,他也和普通人一样迎来了成长期,身材越来越具有男子气概,那可憎的可爱也消失不见。他的外表也越来越朝着“工藤新一”变化,但他依旧是以“江户川柯南”的身份而活着吧,因为他和我在“他”的房间里看到的照片上、以及从“她”那儿听到的“工藤新一”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他已经不是那个天真无邪的高中生侦探了。因此他至今为止的生活和人际关系和“工藤新一”有所不同,也是理所当然的。

  “你说你睡不着……为什么会睡不着啊?”

  “……因为我一想到我没法让你变回‘工藤新一’,我就有股罪恶感……所以我睡不着。”

  “我不是说了,那是我自作自受吗。所以你……”

  “‘不用在意’。你肯定要说这句话吧,但是即使你不在意,我也很难受。

  恐怕,我一生都要背负着这个十字架吧。”

  他没有在说话。是因为无言以对呢,还是在寻找说辞呢,亦或者是将想说的话给咽下去了呢,我不清楚。

  以前被博士的各种垃圾塞满的这个地下室,自从被我当成房间使用之后,就再也没有放多余的东西了,就一个桌子、椅子,上面放着电脑,摆放着专业书籍的书架,和放着时尚杂志、信息杂志的架子。以及,一张单人床。我坐在椅子上,他就只好坐到床上了。我站起身来,按着他的肩膀把他推倒在床上。他的身体埋进了柔软的白色被子里。

  “……灰原?”

  他用完全不知道之后会被做什么的无垢眼神看着我。明明已经接触到了这个世界的黑暗,为什么他的瞳孔还拥有如此清澈的蓝色呢?

  啊啊,多么肮脏啊,我无法忍受从他眼中映照出来的我,但我又希望那双眼睛能映照出我的存在,这样的矛盾总是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跨坐在他的身上。

  “喂、灰原?”

  他有些动摇,装出毫不知情的样子,我解开了我衬衫的扣子。

  一颗、两颗、三颗。空气灌入敞开的衬衫,让我的肌肤感到了寒冷。

  “你、你要……做什么……”

  他的脸红透了,连耳根都红了,想要岔开视线。于是我用双手抱着他的脸颊,转过来,让他看着“我”。

  衬衫的纽扣已经全部被我解开了,所以他应该可以窥伺到我的黑色胸罩。白色的内衣,我可穿不了,因为白色不适合我,适合白色的,没错,是——“她”。

  “我说了,我睡不着。所以,让我睡吧。”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啊拉,你居然听懂了我话中的意思?”

  我噗嗤噗嗤的笑了。

  “让你退化成了儿童,是我的错。虽然给你喂药的人是琴酒,但是制作药的人是我,所以是我的错。但是啊,产生抗药性可是你自己的错哦,这是从来不听我的忠告、毫不考虑就多次服药的你的错哦。也就是说,我睡不着……也是你的错哦。”

  我这么一说,工藤君顿时皱起了眉头。

  “所以,请你负起责任,让我睡着吧。”

  我冷眼看着他,他咬紧了牙关。

  ……可恶!

  他说完就坐起了身,胡乱的把我推倒在床上。

  笨拙的行为只有一开始才有,因为他本就是一个任何事情都能轻松解决的人,因此他很快就掌握了要领而变得熟练起来。

  冻僵的身体变得炽热,被他有些干裂的手上的温度玩弄着。久违的痛楚与快乐,让我产生了适当的倦怠感。

  ……“要一直这样,直到我可以独自一人睡着为止哦。”

  这是咒语,是束缚着他的恶魔的咒语。

  不仅仅是身为“江户川柯南”,就连身为“工藤新一”的他也没有经验吧。

  但是,与他此刻的表面年龄匹配的性欲,以及他身为工藤新一时一直拥有的欲望,让他完全沉迷在这种行为之中。

  这个地下室的隔音效果很好,每当博士睡着之后,他就会出现在地下室来抱我。

  十几岁的少年的性欲是无止境的,根据某个统计,十几岁的人的性爱频率为一周五、六次。几乎可以说是每天都要做,而他也不例外。

  ‘为了让你睡着’。

  为了完成这个借口,他每天晚上都会抱我。明明我不记得我每天都有说过请他帮我睡着的。

  只有一开始的时候,他的动作很粗暴,就像发泄愤怒一样。而如今他抚摸我的手,已经温柔的让人想哭了。虽说有时也会性急,但是却从来不会伤害到我。

  ……今天晚上,他也要来抱我。

  已经完全习惯的手的动作,让我逐渐变得兴奋起来。我有些急不可耐,我想要让他更加深入到里面,我看向他,和他那清澈的蓝色瞳孔对上了。紧接着,他移开了视线,闭上了眼睛。

  喂,你在想什么?

  你在想着谁抱着我?

  难道说,在你眼下所看到的,是‘那个女孩’吗?

  我感觉到心很痛。

  我挺起身,面对着他,然后坐了下去。咕啾,濡湿的声音从中心传了出来。

  “……哈。”

  他的表情扭曲了。

  “你在想什么?看起来很有余裕呢。”

  “……呜啊、停、下……”

  “啊拉,停下来可以吗?你很舒服吧?”

  “……”

  我很清楚我的身体。我很清楚,如何才能更容易产生快感,如何才能更加束缚男人。因此,只要我刻意动起来,他就会发出无法忍耐的吐息。他的双手绕到我的背后,紧紧的抱着我,顺着我的动作挺起了腰。

  和我肌肤相贴的他的身体很热,交合处演奏出来的粘稠水声更是毫无止境,变得愈发激烈,两人的呼吸都混入了甜蜜的喘息。

  “……啊……灰、原……”

  要到极限了吧。他一边喘息,一边用仿佛走投无路、无可奈何的渴求的声音呼唤着我的名字。这个瞬间,我总是很想哭。

  一定,只有现在,只有这个时刻,在他的脑海里,只有我的存在。

  只有这个瞬间,他是我的。

  求你了。

  看着我。

  而我的武器,也只有这个,只有这能创造出杀人毒药的头脑,和这具身体罢了。

  我不是圣女。

  我没有爽快的声音、可爱的笑容,以及慈悲、温柔的心灵。

  我没有任何能够深入你的心灵的要素。

  因此我可以胜过“那个女孩”的,只有这个而已——

  ……

  性爱结束之后,我决定睡觉。

  我将还残留着甜美余韵的身体,交给了染上他的味道的床单,他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发,对我说“晚安”。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产生一种、今天他也是因为被诅咒的话语而抱我的实感,然后闭上眼睛。他的手传来的舒适感和身体的疲劳诱惑着我徐徐进入梦乡。

  在过一会儿我就要睡着了吧,就在我的意识逐渐消退的时候。

  “……喂。”

  听到他的声音,我不由得慢慢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什么事?”

  我迷迷糊糊的说道,声音比我想象的还要甜。不过他并没有笑我,而是看着床说道:“……你,还没办法一个人睡觉吗?”

  听到这问题,我只是回了句“……嗯”,而他也只是应了声“……这样啊”,然后再次梳了梳我的头发。

  随后我闭上了眼睛。

  我不想去考虑他为什么会这么问,逃进了梦境世界。

  *********

  【你暂时可以不用来我家了。】

  和他成为这种关系之后过了三周,我给他发了这样的短信。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因为每月一次的那个来了。

  不知道他是会因为不用抱我而感到清爽,还是会因为青春期的欲望而感到难受呢。

  考虑到他并没有回我的短信,我想应该是前者。

  虽然想睡,可是钻进了被窝之后还是睡不着。

  我对他说我睡不着,并不是谎言,是真的睡不着。只是,睡不着并不是因为罪恶感。不对,说不定还真就是因为罪恶感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睡不着。

  到了晚上,就会有说不清楚的不安袭来,要是有什么事情做还好,读书也好、研究也好,如果能醉心于某事的话就没什么问题,可是如果想要睡觉而钻进被窝的话……就没办法了。

  上床之后过了多久呢。果然还是睡不着啊,我想着,打开了床边的间接照明灯。看到那稳定的橘黄色灯光,我的内心也稍微平静了一点。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地下室的房门传来吱吱的声音,我无意识的紧张起来。

  “……哟。”

  十分熟悉的声音让我紧张的肩膀放松了下来,安心的说道:“……你来干嘛?

  我不是说今天不用来的吗?”

  “……啊啊,我知道啦……”

  我看到他有些犹豫的样子。

  “……我月经来了,所以今天我一个人休息就可以了。难道说,你想要做了吗?毕竟每天都有做,突然不做确实很难为人呢……对了,如果用手或者嘴可以的话……”

  我还在说着,他就朝我走进,慌慌张张的说着“笨、笨蛋,不要这样!”然后制止了我。

  “不要再说这种像是故意伤害自己的话了。”

  他靠近了我,站在我的面前。被橘黄色灯光笼罩的他直勾勾的看着我。他应该不会听到我胸口心脏砰砰跳的声音吧。这样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先有了动作,他拉着我的手强行让我躺在了床上,然后擅自给我盖上了被子。

  “你睡不着吧。那么总之先做点什么吧。”

  他温柔的拍了拍被子,然后为我梳起了头发,就像是每次结束之后一如既往的行为。

  这种像是对待小孩子一样的做法,让我有些安心,又有些生气。但是我又很高兴,我为肤浅的自己而都要哭出来了。

  因为,他既然不是为了做爱而过来的话,那就是为了确认,为了确认我是不是真的没法睡着。如果我能一个人睡着的话,那么下次他也就不用来了。

  他一直盯着墙壁的远方看。在这个连窗户都没有的地下室里,他是否也在思念着“那个女孩”呢?他难道是想一边抚摸我的头发,一边抚摸“那个女孩”的头发吗?

  呐啊,看着我啊,喂。

  因为祈求是没用的,所以我试着开口了:“喂。”

  “嗯?”

  “我一个人太冷了,所以睡不着。”

  “……哈?”

  “……让我暖和起来吧。”

  他深深的叹息。干嘛啊,没必要这么讨厌吧。我的脸上露出了有些生气的表情。

  “……骗你的。并不冷,所以没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我翻过身来,背对着他。

  我只是,想要他抱一下我而已。

  仅此而已,然而这是比做爱还要困难的事。

  过了一会儿,我忽然感觉背上一动,被子跳了一下,然后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他钻进了被子里。

  “……什么嘛,你不是很讨厌的吗?”

  “我可没说一句讨厌。”

  他嘀咕了一句“真是的”,从背后抱住了我。

  “这样,就不冷了吧。”

  “……因为你身体很冷,所以我还是很冷。”

  从外面进来的他自己很冷,传过来的温度也很冷。但是这只是一开始,过了一会儿,他身上逐渐恢复的温暖,透过衣服传到了我的身上。

  “……呐。”

  大概是察觉到了我想说的话,他嘟囔了一句“这我也没办法,这是自然现象。”

  “……所以我才讨厌、钻进被子里。”

  噗嗤!我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相比他此时正一副别扭的表情吧。

  这样啊,他是为此而叹息的啊。

  我心情变好了一点,于是转过身来,和他面对面,然后将手伸向了他已经勃起的东西。当我的手指碰到他的裤子时,他猛地颤抖了一下。

  “哇,住手,别摸啊。”

  “但这样下去的话,你也会睡不着的吧?”

  我轻轻的摸着,耳边传来了小声的“嗯”。

  直接抚摸上去,他的中心地带就会变得愈发滑腻起来,我移动到他的脚边,仔细的看着间接照明灯的橙色光芒所照耀的那个东西。

  “喂,别盯着看啊。”

  “啊拉,你不是总是盯着我的那儿看吗?”

  “……那是因为不看着不能……呜哇!”

  我用舌头一舔,他顿时颤抖起来,真是简单易懂的家伙呢。

  “……喂、住手……灰……啊!”

  我无视了他抗议的声音,将他的那个含入嘴里,舌头缠绕了上去。我将他先溢出来的体液舔掉,一股独特的气味就从鼻子里飘了出来。他的呼吸也渐渐变得粗暴起来,我知道他在忍耐快感,为了让他更有感觉,我将他的那个全部含入嘴里吞吐起来。

  他抓住我的后脑勺。

  “……哈……糟、糟糕……”他想要抽出来,但是我用力的吸住了他的那个,让他逃不出去。在他坦率的告诉我要射了之后,他的灼热马上喷在了我的嘴里。随后,喘着粗气的他才突然意识到什么“哇!不好、抱歉!射在你嘴里了!

  快吐出来!”

  他慌慌张张的递给我好几张纸巾。

  “……我喝掉了。”我说道。

  “——……你是笨蛋吗?”

  他用手扒开了我的嘴巴,但我的嘴里已经一点都不剩了。确认完毕的他深深的叹了口气,看着我。

  “……我说你啊,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啊?”

  “精液的主要成分是蛋白质。对你来说,没有害处,对我也……”

  “我不是在说这个!”

  我无言的歪着头看着他,仿佛在质问他“那你指的是什么?”他看起来像是要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算了,睡觉吧。”

  他说完,就躺在我身边盖上了被子。

  “诶,你不回去吗?”

  “……太麻烦了我就睡你这儿了。明天博士起床前回去即可。”

  突然间,这是怎么了。至今为止,即使做爱到精疲力尽他也不会睡在这里的。

  “你也睡下吧。”

  他抓着我的胳膊,让我躺在了他的怀中,然后紧紧的抱住了我。

  “在睡着之前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吧。”

  “……太挤了,我会睡不着的。”

  “那就这样一直到早上吧。”

  “那岂不是本末倒置?”

  你明明是为了让我睡着才来我这儿的,现在却这么说,你是笨蛋吗?

  我心中悄咪咪的嘲讽了他两句,在他怀中闭上了眼睛。我的心脏怦怦直跳,无法冷静下来,我为幼稚的自己而发笑。这样可不适合我啊。可以睡在这臂弯里的,并不是我。但是,在耳边听到的砰砰声,并不是我心脏跳动的声音,而是活着的声音。

  任何时候死去都不奇怪的他和我,如今,正好好的活着。我们有无数次和死亡擦肩而过,即使如此,也相互救助、相互帮忙,而存活了下来。

  我不是孤独的。

  为什么呢?我眼眶湿润了,鼻子也感到了一丝刺痛。

  ……不知何时,我睡着了。

  当我感觉到温暖的时候,我醒了过来,看到他还躺着,顿时吓了一跳,迷迷糊糊的大脑也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话说回来,昨天他就维持着那个姿势睡在这里呢。

  不知道他睡着没有,他一直盯着我的脸看。

  “……看什么?”

  “……看你的睡脸。”

  “……我的睡脸很有趣吗?”

  “蛮有趣的。”

  有什么好看的,侦探先生的思路我是真是摸不透,所以我没敢说出来。

  我看了看放在枕头边上的手机,现在已经是过了五点半了。已经迎来花甲之年的博士,到了六点就会自然醒来了。

  “你该出去了,不然会被博士发现的。”

  “啊啊,都这个时候了。”

  坐起身来的他龇牙咧嘴的扭动着手臂,嘟囔着“肩膀好痛”。那是当然的,毕竟整个晚上,他都在给我“臂枕”啊。虽说我并没有要求他这么做啦。

  “……喂。”

  “……什么?”

  明明是他向我搭话我才回应的,结果他却没有回复我。等了数十秒之后,他才终于开口说道:“那个、灰原。”

  “”

  啊啊,这样啊。

  是有着洁癖的他终于无法忍受了吗,还是说,他已经玩腻了呢?

  我只能对他的问题报以“好的”的回答。如果无法用身体来维系这段关系的话,那么再怎么挣扎也无用了。

  *********

  那是,灰原的安慰,还是同情呢?

  那家伙一边说着“我睡不着都是你的错”,一边跨坐在我身上,解开了自己衬衫的扣子。她扮演着斥责我的坏女人形象。让灰原做出这种事情,我自己也很焦躁。然而明明我是如此的焦躁,我却还是将手伸向了灰原。她敞开的衬衫之中,露出来的是一点都不符合中学生身份的黑色的内衣,将灰原那白皙的肌肤衬托得更加妖艳。看来那家伙很清楚自己的魅力。

  (如果真的中了她的诱惑的话,就无法回头了。)明明我脑子里是想要刹车的,可是手却滑向了灰原的肌肤。当我回过神来时,我已经吻上了她胸口的膨胀,吮吸着灰原的肌肤,深入那稀薄丛林之下的深处。

  我看着灰原的睡脸,后悔充斥着我的胸膛。

  就像这样,我已经不能再压制我的欲望了。

  【如要为这段关系添上名字】

  “那个,柯南君。我呀,要结婚了。”

  她看上去有点害羞。

  但是她看上去很是高兴、很是幸福。

  我的“前”青梅竹马兰对“江户川柯南”说道。

  工藤新一从此世消失之后,兰失落了好几个月,但是,她依旧在身为小学生的“我”面前佯装开朗,这份温柔让我心痛,更让我对于无能为力的我感到懊悔。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兰的伤痛,自然而然的痊愈了。

  她的笑容增加了,我看到她和以前一样醉心于空手道,高兴的去上短大的时候,我发自内心的感到“太好了”。

  说不定是因为,对兰而言,她“已经没有需要等待的人”了。

  因此,“小兰姐姐”结婚一事,对于“江户川柯南”而言,实在是一件大喜事,因此我发自内心的、好不虚伪的跟她说“恭喜你”。

  谢谢你——兰这么说道,她实在是太可爱了,我最喜欢了。

  兰已经走上了兰自己的人生道路,而我也已经走上了身为江户川柯南的人生,我已经没有任何的留恋和后悔,这并非逞强,而是真实。

  ——但是。

  也许只有灰原,不是这么想的。

  “……因为我一想到我没法让你变回‘工藤新一’,我就有股罪恶感……所以我睡不着。”

  “我一生都要背负着这个十字架吧。”

  在兰结婚当天的夜晚,灰原这么说道。

  这到底是灰原对我的安慰,还是同情,亦或者,是灰原的本心呢?

  “因为都是我江户川柯南的错,所以负起责任让她睡着吧。”

  也就是要我“抱她”。

  这种事情可以做吗?

  因为,这种事情不应该是在双方情投意合、相互同意的基础上才能做的事情吗,至少,总不能因为这种理由就做吧。

  但是。

  为什么我无法拒绝?

  毕竟她睡不着也是事实吧。

  也就是说,如果我拒绝的话,灰原就会去找其他的男人——

  我不由得咂了咂嘴。

  就这样,在这个夜晚,我第一次拥抱了灰原。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你到底要背负着这个罪恶感到什么时候?

  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为什么要来当已经结婚的兰的替身?

  我自己也没有这种经验,所以恐怕没有办法做的很温柔吧。愤怒、不甘、卑鄙,诸多的情感交织在一起。

  情事结束之后,在被子里酣睡的灰原眼眶变红了,床单上泛着点点血迹。

  你痛吗?

  你难受吗?

  你到底是想着什么,才要我来抱你呢?

  我忍不住摸起了灰原的头发。看着灰原的睡脸,我这么做,她应该感到很舒服吧。

  我就可以了。

  只要有我就够了。

  无论是这张睡脸,还是在那高潮时发出的声音,还是那扭曲的面容。

  知道这些的,只要我一个人,就够了。

  明明这是为了让她睡着,但沉迷其中的却是我自己。

  相当于未知世界的这种事情,让我的大脑都变得奇怪而舒畅起来。

  为了让她睡着,因为这方便的借口,我心中的某处的罪恶感也隐藏了起来,让我可以每晚每晚都抱着灰原。

  直白的说,灰原很色情。这并不是说灰原下流淫贱,而是说她那湿润的目光、染红的双颊、雪白的肌肤、以及比平时更加高昂的喘息声,还有那挺立的乳头、淡色的阴毛、成熟的沼泽,这些全部,都煽动着我的情欲,让我不敢正视灰原的脸。

  我感到舒服、我感到怜爱,我感到要到达的时候,我紧紧的抱住了灰原。

  “灰原。”

  只有这个瞬间,我感觉,灰原是独属于我的。

  据说做爱有安眠作用,因此,灰原的行为是合理的。事实上,灰原每次在做爱结束之后就直接躺在了床上,连清理身体的余裕都没了,当我梳起那纤细的头发时,她马上就睡着了,而我自己也会陷入梦乡。虽然很想就这样睡在灰原的旁边,但我们并不是那样甜蜜的关系。灰原也不可能想要这个,所以每次我总会拖着疲倦的身体,静静的回到自己的家。

  说到底,只不过是“为了让灰原睡着”而已。

  有的时候,我会怀着罪恶感和正义感问她“你还没法睡着吗?”然后就会听到肯定的答复,我就凭此来让我的行为正当化。

  这种事情是不健全的,必须要停下来。虽然我心里这么想,但只要一想到我不再干这种事情的话,她就会去找别的男人,我心里就嫉妒的发疯,最重要的是,我无法放下和灰原结合时的舒畅。

  *********

  【你暂时可以不用来我家了。】

  收到这封短信,已经是和灰原第一次做爱过了三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

  虽然我感觉到,兴许是她来月经了,但如果她是去找别的男人的话……

  这种奇怪的疑惑浮上心头。

  因为,对灰原来说,只要能让她睡着,无论是谁都可以吧。难道说,我已经没有用处了……

  深夜,我悄悄的窥伺了一下博士家的地下室,发现灰原坐在床边,浑身都笼罩在橘黄色的间接照明灯光下。

  看来她睡不着是真的呢,并不是要去找其他的男人,我松了口气。

  察觉到侵入者的灰原,在发现侵入者是我之后,她便放松了下来。这些些微的反应,让我明白灰原知道进入她的领域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我,这让我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

  既然她睡不着的话,那我想要让她睡着。

  如果不能用做爱来让她睡着的话,那就想其他方法来让她睡着就好了。既然做爱之后给她梳头会让她睡着的话,那么就给她梳梳头吧。通过这种似乎已经变成入睡仪式的行为,她也许就能睡着了。更重要的是,我并不讨厌灰原头发的触感,而灰原也会舒服的眯起眼睛。

  只是,看到了毫无装饰的无垢的灰原的这一面,让我中途感到十分的内疚,一时间没能正视灰原的脸。

  “我一个人太冷了,所以睡不着。”

  “让我暖和起来吧。”

  灰原虽然这么说,但我犹豫了。

  人类的房间会染上住客的味道,即使是只存放着最低限度家具的灰原的房间也不例外。

  她的房间,有着她的味道。

  这对于我来说,是不知为何能感到安心的味道——同时,也是刺激性欲的味道。

  也就是说,只不过是来到这个房间,看到了灰原,烦恼而坦率的我的下半身就已经不听我话的展示起了自己的雄风。但是我并不想被她知道。我也是有尊严的,也不想被她误解我是为了这个而来的。

  但是我知道,灰原的“骗你的”并不是“谎言”。因为越是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就越是会在乎。为了隐藏自己的内心,她才会装成比平时更酷的样子。

  明白了这一点,我就更加无法放手了,于是我潜入了灰原的被子里。

  当我从后面抱住她的时候,我才发现,嘴上说着“太冷了所以睡不着”的灰原其实比从外面进来的我要暖和多了。

  灰原很苗条,想必骨头也很细吧,脱了衣服之后就会发现她比我想的还要瘦弱……虽然该凸的凸,但是这种不平衡还是。

  我第一次抱她的时候,就被她的纤细给震惊了,我很不安,生怕稍稍用力就折断她的骨头,一想到至今为止威胁到灰原的事情,我就很是钦佩,她以这样弱小的身躯来战斗,同时,也为那一天没有做的更好,而感到后悔。

  女性真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生物呢,明明身体这么的瘦小,难以依靠,却十分的柔软。不怎么运动的灰原没什么肌肉,手臂也软软的,摸起来很舒服。有种说法说胸部和手腕是一样的柔软度,在我的心理年龄已经突破了二十岁之后,才终于明白,也许并没有说错。

  灰原的头发上飘散出的洗发水的香味,我也并不讨厌,在和灰原结合之后,我已经习惯了这个味道。

  我手中紧抱着的身体是柔软的,钻入我鼻腔弄得我痒痒的则是令人冷静的香味。

  因为每晚渗透进身体里的触感和香味,我的身体做出了坦率的反应,如果没注意到这一点的话,那她也不是灰原了……可恶,所以我才不想钻进被子里啊。

  明明我今天不是为了发泄性欲来的,可以的话,我不希望她发现我的变化。

  不错,我不是为了做爱而来的,我希望她可以相信这是我的本心。明明我是这么想的,可是灰原还是因为担心我,而给我口交,让我十分的慌张。但是,我轻而易举的就输给了这和用自己的右手时完全不一样的快乐,所以她不相信我不是为了做爱而来,也是没有办法的。

  没有体验过的感觉,让我的欲望爆发开来……射在了灰原的嘴里,这可以说是最坏的结果了。

  不对,也许对于男人而言,这是最棒的交流,但是至少这不是我所期望的。

  这看上去就好像我把灰原当成了发泄性欲的口子似地……所以我才想要避开这一点啊。

  当我慌慌张张的将纸巾递给对我的心情一点都不了解的灰原时,她做出了超出我预料的事情。

  “……我喝掉了。”

  ……真是的,求你饶了我吧。我不由自主的扒开灰原的嘴一看,发现连残渣都没剩下,我不由的望向了天花板。

  为什么这家伙能够做出这种事情啊?

  是随便哪个人都可以的吗?

  比如说,即使不是我也……

  这么一想,我就莫名其妙的生气了,胸口周围都被一点点的腐蚀了。

  但是,利用为了让她睡着这种借口的我,也没有责备她的权利。

  因为我们——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

  我静静地看着灰原沉睡的睡脸。

  之后,我强行让她睡下了,虽然花了点时间,但灰原好歹还是睡着了……就睡在我的怀里。

  这是我第一次仔细的打量着灰原的脸。今天能够这样好好享受灰原的睡脸,也许是因为今晚上没有做爱,所以没有罪恶感吧。

  晶莹剔透的肌肤、长长的睫毛、红色的双唇,就像西洋人偶一样。

  ——灰原啊,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让我来和你做爱呢?

  我试着在心里抛出想问却问不出来的疑惑。

  那一晚——兰结婚那一天的晚上。

  灰原到底是为什么才对我做出那种举动的呢?

  担忧吗、同情吗、安慰吗?还是说,单纯的,只是想要满足灰原自己的性欲呢?

  躺在我臂弯之中的灰原苗条而纤细,这样的身体,为什么要和我?

  是因为我的错吗?

  但是如果真是因为我的错,就算再怎么睡不着,也会厌恶和我做爱吧?

  ……灰原,不讨厌我和她做爱……

  那么,谁都可以吗?

  思考在脑海里盘旋,没有丝毫的进展。

  看来今天晚上睡不着的是我呢。

  我不由叹息了一声,灰原顿时动了动身体。

  糟糕,不会把她吵醒了吧——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却看到转过身来的灰原只是埋在了我的胸口,然后舒舒服服的睡着了。

  ……我偶尔,也会有想要拥抱灰原的冲动。

  而现在,我却抑制住了这种冲动。

  因为太用力的话,会把她吵醒的,所以要温柔的、拥抱她。

  就好像,在拥抱某个十分重要的东西。

  ……啊啊,原来如此。

  如要为这段关系添上名字的话,这便是——

  那一天,改变了我俩的关系,从现在开始,肯定又会再次改变。

  有着这种预感的我,对灰原说道:“这种事情,已经够了,结束吧。”

  ……是啊,在做爱之前,应该要先告白,不是吗?

赞(0)
DMCA / ABUSE REPORT | TOP Posted: 02-20 21:26 樓主 引用 | 發表評論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