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奇怪的小巷
-->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奇怪的小巷 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link1568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927
威望:422 點
金錢:1719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3-07-09


[現代奇幻] 奇怪的小巷



作者:神光乍现

  这条小巷绝对不正常,这条街冲田桂走了三年零一个月了,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条阴森逼人的小巷,把两边商铺一刀劈开后突然冒出来的吗?

  更恐怖的是小巷两旁商铺的灯火与喧闹完全被吸走了,小巷口前站着的冲田桂竟然感受不到街道的光亮,不对,是冲田桂的脑袋被固定了,明明内心在怒吼着快跑,快逃,桂对自己的身体却早失去了控制权,双眼凝视小巷深不见底的黑暗无法转动视线,缓缓的,他迈开了脚,没入小巷,他就这么被黑洞吞噬。

  左腿,右腿,左腿,右腿,桂只感受到下肢不断重复机械式的运动,高度紧张情况下疯狂分泌的肾上腺素使得他喘不过气,大脑因恐惧一片空白,时间空间都被黑暗撕裂丢在了桂的身后,但是全身的感官却异常灵敏起来,奇怪的触感从脚部传来,太柔软了,不是沥青,不是混凝土,但是也不像是塑胶或者其他绒类地毯,就像是,就像是走在肉块上,酥软的弹性,抬起脚跟时独特的黏连感,那是带血肉块的触感,意识到这里,桂的肠胃开始翻江倒海。

  光,一种朦胧梦幻色彩的光,桂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两盏油灯的光诡异非常而放置于灯芯位置的光源既不是灯泡也不是火苗,是一块圆润的石头。两盏油灯中间的是一扇黑漆漆的木门,满是岁月的痕迹,桂用力推了推门,纹丝不动,就像是嵌在这堵黑色石墙里一样。

  一片黑暗中的光让桂从极度惊恐的状态下恢复过来,但是还是有些迷茫,事实上冲田桂已经壮着胆子从来的路往回狂奔过了,最后却总会回到出发的木门前,桂意识到了,自己被困在这小巷里了。

  恍惚间,木门上的窗子亮了,小巷太黑,冲田桂甚至都没注意到木门上还有一扇窗户,再次,桂敲起了门,咚咚咚,厚重的声音在小巷中不断传来回响。不得已,桂决定爬墙翻窗进屋,黑色石墙上长的巨大的藤蔓,完全不像是在现代化都市中。

  藤蔓传来的滑腻感叫桂犯恶心,桂全身挂在藤蔓上时甚至能察觉到藤蔓在微微抖动,像某种动物,流下的汁水散发着男性精液的腥臭味。桂强顶着眩晕失力感,双腿夹住藤蔓枝干,左手抓住窗台,右手紧紧扒着黑色石墙的凸起砖块,先固定住身体,接着左右腿先后发力,立起躯体,左脚微微颤抖踏上了窗台,紧跟着重心缓移右脚也踩上了窗台,运气很好,桂安然无恙上了窗台,手掌轻轻一推,窗户就打开了,没多想,桂直接翻入了并不明亮的屋子。

  “那么,这,这手机真的有这么神奇的力量吗。”

  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年纪不大应该是个学生,谈论的内容流入躲在一旁的桂的耳朵,这么古旧的屋子,居然出售手机吗?

  “吼吼吼吼,手机只是诱导因子,只要你内心的想法足够坚定,只要你的渴望足够迫切,吼吼吼吼,它就能完成你的愿望,吼吼吼吼。”

  那是一种不可名状的声音,如同婴儿嘶哑,音声轻而气短,却有着浑厚的力道,不像是人类喉舌震动发声,更像是,更像是,某种杂糅物相互摩擦模拟出来的。

  “那么,那么代价是什么,我想要这手机,我要用这手机报复,报复那群混蛋,欺负我,殴打我,我要报复,要报复。”

  学生陷入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精神似乎不太正常,不如说冲田桂进入这屋子后,脑内就有一种不断在呐喊的感觉,这是一座令人疯狂的屋子。

  一个接一个的名字从学生口中冒出来,他已经癫狂了,如果桂能起身就能看到跪坐在地上手握手机,脸面扭曲狰狞,濒临失去人类身心状态的准人类在用指甲抠挖木制地板的诡异场景。

  “吼吼吼吼,不需要哦,大久保望,只要你用手机,那么它就会吸收你的欲望和渴求,这,就是我想要的,吼吼吼吼。”

  声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停顿了几秒,继而幽幽地说道。

  “吼吼吼吼,只要你愿意,咱们就签了这份契约,签了它,你就能永远拥有操纵人心的力量,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吼吼吼吼。”

  不假思索,大久保望便脱口而出一连串“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听得冲田桂毛骨悚然。

  “吼吼吼吼,那么契约成立,祝愿你永远幸福,吼吼吼吼。”

  说完木制地板开始不断震动,几次桂都怀疑房屋要倒坍,也因此桂没意识到大久保望歇斯底里的声音消失了,一对骇人的眼珠已经盯上了自己。

  “嘶嘶嘶嘶,这位客人,本店贩售世间珍宝,完全满足你任何需要,那么,冲田桂,有什么我可以为你服务的?”

  站在,或者说吊在冲田桂眼前的是一具提线玩偶,质感劣质而丑陋,但是是活物,桂从玩偶缝隙中看到了一团团的肉在蠕动,还有无数细小的触手从玩偶的脖子,头顶,耳朵冒出,顺着玩偶线来到天花板,而玩偶也是借此移动的。

  “你是……”

  “嘶嘶嘶嘶,你想问我是谁,当然,每个访客都会这么问我,你张口我就知道你想问什么,所以我来抢先回答,我是妖灵,我是一种世间已经快灭绝的奇妙生灵”顿了一顿,玩偶眼珠转了一圈,字面意义转了一圈,继续说道“嘶嘶嘶嘶,你可以叫我盖瑞,那是我的名字。”

  “这里……”

  “嘶嘶嘶嘶,你想问这里是什么,这是排名第二的问题,你问了第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必然如期而至,你也没让我失望,果真提问了,这里就是新光三越百货店哦,啊,你想问为啥叫这名字,我觉得这个名字能被你们国度更能接受。”看到冲田桂仍然一脸惊恐,安抚说道“放心,我可不是什么吃人的怪物,我是本分的生意人,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你绝对安全。”

  冲田桂目瞪口呆,嘴巴大开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宕机的脑袋回神想继续提问再次被玩偶,或者是妖灵盖瑞打断。

  “嘶嘶嘶嘶,来了来了来了,看你这呆样是想问这里买什么吧,我说过了,这里贩售一切你想要的东西,我能满足你一切的欲求,而你……”

  妖灵盖瑞那神气十足的话语戛然而止,转而是一副狐疑的语气,尽管玩偶没有表情,桂还是察觉到了妖灵的惊讶。

  “你没有,你没有,你没有特殊的欲求,没有迫切的期望,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也不知道,我不受控制走到门前,下面木门怎么也打不开,只好翻窗进来了。”

  妖灵饶有兴趣的听着,思索着什么,虽然声明自己不会伤害他人,桂仍旧浑身不适,感到害怕。

  “嘶嘶嘶嘶,我明白了,你的欲求,嘶嘶嘶嘶,我明白了。”

  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呐呐自语,什么人类隐性欲望,什么引导诱惑,桂完全不懂妖灵说的话,只知道它像猎人找到了久违得好猎物一样兴奋,连接着天花板的丝线上的肉触手不断变化形状。

  “嘶嘶嘶嘶,来这里,我来向你展示本店广受欢迎的作品。”

  一只巨大的触手“牵着”或者说裹挟着冲田桂,进了另一个房间,就是非常普通的展示柜台,不过上面的商品五花八门,有燃香,有眼镜,有VR头盔,有戒指,有骰子,吸引桂的是一块红宝石一样的石头,造型小巧,桂正拿在手里正准备仔细端倪,石头却融合了一般慢慢流入桂的手心,一瞬间妖灵盖瑞的触手扫过桂的手掌,夺走了石头,那石头慢慢回复了固态。

  “嘶嘶嘶嘶,你小子还挺有眼光啊,不过这块魔石可是有人预定了,不能给你,要不然我可就要被娜娜亚手撕了。”

  比起这些桂更好奇的是这些产品的售价标签,有的是金额,有的则是更为抽象的东西,亲人或者食欲或者嗅觉这些非具体的事物。

  琳琅满目的商品并没有多少让冲田桂心动的,妖灵盖瑞看出了桂的迷惑,引着他到了一处角落,那是一个精致小巧的八音盒,雕刻的纹路是14世纪哥特风格,镶嵌着璀璨的珠宝,更奇妙的是八音盒没有发条装置,也没有任何其他动力系统,冲田桂仅仅走近几步,悦耳动听的乐声便产生了,那是一种悦动人心的音乐,跟随乐曲心灵冲上了云霄轻飞与云端山间。

  “这八音盒,功效是什么?”心动,冲田桂在高中时参加了乐队,对音乐有别样的感触,但是这次,不一样,八音盒乐曲的带来的澎湃感是前所未有的。

  “嘶嘶嘶嘶,只要听到了八音盒的音乐,就会对盒子的拥有者感到信任与顺从,心中充满幸福感,你刚才也感受到了吧,那种油然而生的沉醉感。”盖瑞瞄了一眼,冲田桂已经沉醉其中了完全失神,“这可是独一无二的产品,由尼可勒梅亲自铸造,拿下它吧,你不会失望的。”

  “那代价是什么呢?”桂已经不能移开自己的目光,他的内心已经完全被八音盒占据。

  “哦,我的朋友,这是我们店的特惠商品,专为您这样高贵的客人提供,它不要任何代价,而且本店还会赠送您一份大礼……”

  狂风,地震,音乐声平息了,冲田桂已经忘记自己拿到八音盒时妖灵对自己说话的内容是什么,自己又是怎么回到花店门口的,桂掏出手机,显示屏上的时间表明,距离自己下班只不过过了两分钟而已,噩梦般遭遇只有手里的八音盒证明,这一切真实发生过。

  从那个奇怪的小巷中回来已经过了三周了,桂已经逐渐理解了八音盒的效果,或者说根本不需要理解如何使用,非常简单,只要打开八音盒,让乐声穿透别人的耳膜直达他们的思维,就能够做到百依百顺,效力惊人。

  就像现在一样,冲田桂身处殡仪馆却完全没有哀悼的氛围,周围几十号人沉醉于八音盒的乐曲,脑海中的某些东西就丧失了,没有对逝者的缅怀也没有对未亡人的同情,唯有平静,内心一片宁静,什么都不重要了了。

  包括未亡人一样如此,宁静的内心将哀伤远远抛于脑后,她是桂打工花店老板的妻子,名叫宫岛悠27岁和男友结婚开了夫妻花店,没想到短短两年后就天人永隔,起初冲田桂只不过想利用八音盒平复悠的悲痛,几次使用后,悠在冲田桂面前完全变了一个人,热烈的爱意,将亡夫的情感全部转移到了桂身上,面对美人的邀请,桂自然不会谢绝。

  结果就是现在的荒唐场景,身着黑色和服的未亡人躺在棺材板上,华美的和服褪至腰部,两颗饱满的玉兔跟随主人的抖动上下起伏,一双美腿紧紧箍住冲田桂的躯干,放浪形骸的姿态与庄严肃穆的场合格格不入。

  “哦~哦~嗯~好,好深,更深,啊~哦~”诱人的话语从悠涂抹了艳丽口红的嘴中不断传来。

  “悠姐,唔,我们在这里做,不好吧,呼,对不起你先生呀。”冲田桂既有内心的愧疚,也有抱着试探的目的,询问胯下人。

  “啊~好,好棒,这种,充实的感觉,哦哦,好久没有,自己也做不到,啊,肉棒~”泪珠从悠的眼眶中落下,但桂能看出来,这是喜极而泣的泪水。

  “悠姐,你里面,好紧致,好舒服,我,好爽,呼呼”桂并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老实享受起肉体交合,搂紧悠的腰,奋力猛突,悠的身体花枝乱颤,两颗肉桃不歇跳动,形成一道道乳波。

  “桂~桂~好涨~哦~顶到了,顶到~要坏了~好棒~对,对不起,键一,悠,真的好满足~要,变成淫妇了~”原本寂静的礼堂,因悠淫乱的浪叫而喧嚣,濒临高潮一阵接一阵的呻吟,让桂兽欲大盛。

  “不用,不用道歉哦悠姐,这不过是为了弥补你的心伤,键一哥,一定会感到很开心的。”桂贴近悠耳边,一边舔舐悠的面颊一边怡然自得地说些安慰自己的话,说话吐出的湿热气息灌入悠的右耳,带来了别样的快感。

  “哦~呃!桂,你好棒,要,要去了,要去了,不行,高潮,啊!”悠的阴道骤然收紧,突然的挤压让桂的分身顿感快意,花心汹涌而出的温热蜜液冲击在龟头处,让桂叫爽不迭。

  不过桂还没有达到极限,他翻动悠已经脱力的身体背朝自己,掀起黑色和服的下摆,掰开未亡人的双股,右手三根手指插入花穴沾湿后涂抹在菊处做润滑用,一根,两根,三根,手指陆续插入,慢慢撑开悠的菊穴,非常好,正如桂所安排的,悠几周来一直训练清洁自己的菊穴,适中的开合大小,没有秽物的肉壁,伴随呼吸松弛紧缩的肌肉,完美的肉便器。

  桂扶正自己分身,对准悠的菊穴,缓缓推入,察觉到异物入侵的肉壁反射性的蠕动包裹上来,肉棒与肉壁的摩擦给悠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快感,继而一股股蜜液又从花穴流出,顺着双腿滴落地面,散发出浓郁的雌兽气息。

  “呼呵”宫岛悠上半身压在棺材板上,恰好可以从小口看到已死丈夫的面容,但宫岛悠并没有什么其他想法,只觉得菊处充实满足,因自己脱力而只能发出一些咿呀呻吟。

  “悠姐,以后,我就是你的丈夫,情人,我会给你带来最强的快感。”桂慢入快出,巨大的排泄快意让悠的菊肉产生一股吸力刺激桂的分身前端,快感不断积累,就在完全拔出时桂低吼一声,喷发的精液全射在了悠的身上,头发,衣服,裸露的背,白浊液体在黑色和服上显得格外刺眼。

  也就在桂拔出分身的同时,悠的下半身激烈扭动直至失禁,失去支撑的身体直接瘫坐在地,尿液,汗水,花汁等混合而成的不知名液体在地面形成了一处小小水洼。

  不过桂仍旧不觉满足,再次硬朗的分身,捅入悠的口穴,发起了第三次冲击,短暂恢复了平静的礼堂一时间又响起了淫靡的交合声……桂觉得自己愈发饥渴了,花店已经是自己的温柔乡,辞退了所有男性,另外两个不符合自己胃口的女性后又招揽了或者说诱骗了四个美人,这样之后桂依然不觉得满足,现在几乎无时无刻都在把玩着女性,就像现在他欣赏着花店职员高露出度的女仆装,左手反复揉捏着早川麻里奈的股肉,右手则是挤压着小日向早苗的玉乳,而城崎凛跪在地上,细致的用自己的喉舌服务桂的分身。

  这三人都是冲田桂在回家路上碰见的,当时三人正被星探纠缠,冲田桂及时出手打发了星探,顺道诱惑了三人,正如星探所说,尽管三人还只是高中生,但是面容姣好,各有特色往偶像道路发展必有成绩,早川麻里奈短直发,最让人惊讶的是她的一对巨乳和丰臀,冲田桂都觉得奇怪,明明是一个瘦小的女孩子,居然能有这么一对庞然大物,加上她温柔顺从的性格总叫桂联想到奶牛,小日向早苗染了一头红色卷发,装饰各类饰品,火辣的容貌和服装是典型的涉谷辣妹,奇妙之处在于,在冲田桂拿下她前,她对于性爱竟然毫无经验,城崎凛一头靓丽的黑色长发,凌厉的眼神都叫人不寒而栗,做事一板一眼的凛毫不意外的在学校担任风纪委员一职,不过,冲田几次接触后发现,凛然动人的城崎凛是自慰沉溺者,每天睡前必须来一次,醒来也要来一次,当然,自从被桂诱导后,完全变成了桂肉棒的俘虏。

  服侍着冲田桂的三人满满都是对桂的爱意,确切的说超越了普通的爱意,是病态的屈从,将桂视作是无上的某种存在。

  “桂大人,麻里奈的屁股,您玩的还舒服吗,麻里奈每天都会做臀部按摩,保持丰满紧致呢。”早川麻里奈羞红着脸说着大胆的话,被诱导后麻里奈一方面保持害羞的性格一方面坚持做各类变态行为,这一点是桂感到最满足的。

  “哼,你这奶牛就只有无用的溢出脂肪,阿桂,我的奶子可比奶牛舒服多了,一只手刚好满握,你一捏乳头,我下面就能出水了,你想玩多久就可以玩多久。”

  经过桂的开发,小日向早苗变成了三人中最敏感,最敢玩也最持久的,曾经一段时间桂没关照到早苗,早苗就发狠剥去了阴蒂的表皮,还依次从左乳头,右乳头,阴蒂串过一条丝线,形成一个倒三角,只要三处有轻微抖动,都能形成共振带来巨大快感造成早苗潮喷。

  听着两位好友的拌嘴,城崎凛一言未发,她全身心投入到服务桂的分身,肉棒,只有桂的肉棒对城崎凛来说才是重要的,其他都可以抛之脑后。灵巧的舌头缠绕在桂分身的冠部,来回舔弄,同时利用喉部刺激肉棒前端,紧接着利用口腔吸吮产生的负压,压迫肉棒产生连绵不绝的快感。桂不得不感慨,城崎凛的口技是真的突飞猛进,不仅仅是口技,城崎凛为了服务冲田桂,各种玩法都尝试开发过,包含的是浓浓爱意。

  “呼,真是爽,射了,要射了,要全部,饱含感恩的吞下去哦,凛~”

  冲田桂感受了激烈的快感,双手猛地按住城崎凛的脑袋,直接把肉棒顶到喉舌极限位置,精口大开,将城崎凛辛苦了一小时的酬劳全部射入了,突然射入的液体让城崎凛一时间来不及反应,生理发射下城崎凛双手想推开桂,却被两位好友遏住双臂制止了。

  “啊,小凛,不行哦,桂大人说了要全部吞下去呢。”麻里奈虽然有些担心好友,不过还是第一时间保证冲田桂射精的舒畅。

  “真是的,凛凛亲训练还不够哦,要是我来,就不会这样呢,阿桂,下次还是我来口交吧,极速吮吸,超棒的。”早苗实在是有些嫉妒,桂就应该多找找自己的嘛,自己的肉体都是为了桂,美味的精液也应该是自己来品尝嘛。

  “咕噜~唔~呼~咕噜~”桂射出的精液量很多,城崎凛不断吞咽还是有部分从嘴角漏出,一部分进入气管,呛的凛涕泗横流,双目翻白。自从有了八音盒后,桂就感觉自己似乎都不再是人类了,无论体力还是观察力,思维都超越了常人,一天十几发甚至几十发都不算问题。

  射精时间持续了十秒,城崎凛只觉得双眼冒金星,跪坐的地方早已湿透,更不要说凛穿着的情趣女仆短裙和白色吊带袜了,但程序还没完,凛努力张开嘴巴,还有许多未被吞下的精液,“感谢您的射精,城崎凛内心充满感恩。”

  说罢早苗就扑倒了凛,开始了口与口嘴对嘴的激烈交锋,早苗压倒凛,酒红色的长卷发覆盖地面,早苗热烈的舌吻,灵活的舌头搜刮着凛嘴内每一处余留的精液,是的,两位美少女的百合戏只是为了争夺冲田桂的一点精液。

  “唔,小早苗太犯规了啦,一定要给麻里奈留一点哦。”麻里奈在一旁看着很是羡慕,每次直接都只能收获一点点,心里还是有些小嘀咕的。

  冲田桂看在一旁,招来了另一位高大的美少女,金木嘉莉,她是某校女子篮球队的队长,体质健壮同时保养的很好并没有出现过于健硕的肌肉破坏美感的情况,嘉莉因为体质好的原因,成为了桂的专用人肉椅子,当然也不会吃亏,嘉莉前后两穴都塞满了跳蛋和振动棒,保持温软湿润随时准备迎接桂肉棒的插入。

  “麻里奈,我这里还没完全释放呢,今天久违的用你的奶子来服侍一下吧。”

  坐在嘉莉身上的桂优哉游哉地指挥麻里奈,听到这句话麻里奈喜出望外,脱下了紧紧包裹玉乳的女仆上衣,露出了硕大的乳房。麻里奈揉搓双乳后,将乳房靠近桂的嘴边。

  “桂大人,请品尝麻里奈的乳汁,唔,讨厌啦,桂大人,不要咬嘛,呼~”

  麻里奈为了更好服侍桂,每天三次摄入催乳素,乳汁量大而味美,每次被桂夸赞是麻里奈最开心的事,也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乳牛。

  “哦呀,麻里奈,你这乳汁真是越来越美味了,还带着一丝丝香草味呢。”

  桂说完又戏谑性的狠狠咬了一口乳头,肉头也慢慢从粉嫩色的小珍珠变成了紫红色的葡萄。

  “啊~桂大人,真是的,每次都咬麻里奈的奶头,麻里奈会失禁的。”麻里奈说着蹲下身子,配合到桂肉棒的高度,双手捧着乳房开始贴近肉棒摩擦,两颗巨乳合并成乳穴,包裹着肉棒,柔软的脂肪,带着一丝丝凉意形成了独到的爽快感受,麻里奈吐出自己的细舌,用舌尖刺探肉棒龟头的马眼。

  “噢~真是不错,麻里奈你这婊子想来也是训练了不少回吧,乳交居然熟练度这么高。”桂感受这一波接一波的快感,侮辱着麻里奈。麻里奈却将这当做对自己努力的肯定,更加卖力的套弄肉棒。

  “是的,桂大人,麻里奈特地从网上订做了和桂大人一般大小粗细的自慰棒,时长练习呢。”

  桂并未说什么,而是脱下鞋子,用脚玩弄起麻里奈的蜜穴,隔着裤袜,桂的脚趾不断揉搓刺激麻里奈的阴蒂,源源不断的汁水从小穴中涌出,麻里奈一时间开始淫声浪叫。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冲田桂似乎能看见一股浅浅的黑气从麻里奈的脑后冒出,向丝一样指向一个地方,然后慢慢不见,不只是麻里奈,早苗,凛,嘉莉都有,现在比之前更为可见了,不过这对冲田桂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现在满足欲望的爽快才是优先级最高的事情,不是吗?

  八音盒的出现为冲田桂带来了无尽的便利,只要打开八音盒,无论什么想要的,都可以轻松得到,如果能在电视台或者广播电台上播放的话会不会有效果呢?

  为了验证自己的这个想法,冲田桂来到了圣塞明高中,因为恰逢学园祭,桂能够混入其中。

  人声鼎沸,喧嚣非常,不过桂完全没有心思去看什么鬼屋,什么表演剧,只一门心思去找广播室。当然桂也不是没有留意到应该注意的东西,比如一年B班的魔法少女Cosplay咖啡店,二年E班招揽客人的兔女郎,三年C班异域风情的占卜屋,这几个地方青春靓丽的美少女都让冲田桂想直接冲进去大干特干,悸动的内心让冲田桂的肉棒始终保持着充血状态只是在布料的束缚下勉强保持常态。

  不过,桂从一楼找到五楼也没看见广播室,不免有些烦躁,直到看到教职员室,桂怒骂自己蠢货,找不到直接问不就行了吗。

  哗啦,冲田桂十分不耐烦地拉开教职员室的门,划拉门重重的撞向门框,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把室内的人吓了一跳。

  冲田桂扫视了一圈,中规中矩的教职员室内只有一个站着的女教师一脸吃惊看着桂,顿了十秒才略有愠色的质问桂这个不速之客。

  “你是谁?教职员室并不欢迎非本校人员,如果您……”

  冲田桂没给女教师继续说话的机会,直接打开八音盒,美妙的旋律瞬间将女教师忿恨的心境平复下来,狂风暴雨的湖面刹那间风平浪静。

  对某人第一次使用八音盒,需要确保此人持续聆听起码三十秒时间,而且要慢慢诱导一步步加强效力,不过近来桂也做到了一步成功,也许反复使用强化了八音盒的能力?

  女教师双目失神,陷入迷幻状态,桂从女教师怀中抱着的教学笔记上发现了女教师的名字,佐井贺智子,负责数学教学工作。

  “佐井贺智子,你听到了乐曲声吧,这乐曲让你很沉醉吧?听啊,这优美的旋律,月光下凉爽的秋风,带走了你的不安,你的疑虑,享受吧,这动人的乐章,你只想继续聆听,沉醉吧,沉醉吧。”

  “……”

  佐井贺智子,并没有如何回应,八音盒的效力愈发强了,短短一串诱导词便使得贺智子进入深度失神状态。

  桂贴近失神的美人,右手直接撩开深蓝色套裙探入裙底,清脆的撕裂声,将贺智子的丝袜突破接着掰拉内裤到一侧,干燥的食指与中指不加润滑直接捅进花穴,桂的左手熟练的解开上衣及衬衣的排扣。

  “哦豁,看你打扮的成熟可人,没想到内衣倒是清纯的纯白色呢。”

  桂说着打开了前开式的胸罩,解开束缚后两颗圆润玉乳一同跃出,桂的左手一把满握,大小刚好,软硬适中,揉捏极为舒畅的体验大大激发了桂的肆虐心,左右双手上下开弓,让失神的贺智子生理性产生了快感,乳头充血变硬,阴部分泌出液体,红晕爬上脸颊。

  “感受到了吗,这份别样的快感,但是不止是这样哦,你的内心越来越平静,但是身体越来越敏感,体会到了吗,体会到了吗,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袭来了,一波接着一波。”

  在贺智子的耳边桂不断输入诱导指令,突然桂的双手猛然用力,强力的刺激让贺智子浑身发抖,香汗淋漓。

  “看着我,看着我,仔细将眼前的男人记住,这是能给你带来无上体验的人,你只要意识到他在你周围,他的气息,他的声音,他的形体,都会给你带来此时的快感,你会无限信任他,屈从于他,你就是他的奴仆,奴隶,高潮吧,高潮吧,这是冲田桂赐予你的主人的礼物。”

  桂说罢发力一口咬在贺智子的乳肉上,留下清晰的牙印,吃痛的贺智子顿时清醒过来,一同来到的还有贺智子从未达到过的峰顶高潮。

  “那么,贺智子,唔,你们学校的广播室在哪里呢?”

  完成诱导的佐井贺智子早已没有了初见冲田桂的愠色,眼神中满溢而出的是连绵的爱意,内心所想都是如何取悦这个刚见不到五分钟的男人,她十分配合的将自己的蜜穴对准桂早已勃起多时的巨龙,等待它的缓缓插入。

  “呼~桂,好撑~广,广播社是在~活动楼~呼~”

  随着肉棒的深入,贺智子剧烈颤抖起来,很明显贺智子并没有多少性交经验,仅仅是插入就给她带来了一次小小的高潮。

  “难受吗?”

  “唔,肚子,好,好满,但是,好满足……”

  贺智子涨红着脸,微微喘气,对侵犯着自己的巨物仍然有些抗拒,不过并未持续多久。

  “哦~哦~进来了,好,好深,碰到了啊~”

  变换姿势后,贺智子骑在桂身上,双腿缠在腰部,桂则坐在桌面以坐姿以逸待劳,充实的幸福感让贺智子变得不再抗拒,疯狂扭动腰部带动下体突刺,想要获得更深入,更刺激的快感。

  “唔,真是淫荡呢,贺智子,作为神圣的教职人,在这里大干特干,是应该的吗?”

  享受这贺智子服务的冲田桂还不忘侮辱轻薄,不过贺智子显然并不在意,反而更加卖力的服务桂。

  “啊~为了桂,贺智子就要成为最淫荡的女人,哈~好深~好舒服~”

  “哦?刚刚你还准备对我大放厥词呢,这可怎么办呢,宝贵的精液我可不想给你呢。”

  “贺智子忤逆了主人,是愚蠢的女人,哦~主人还愿意花时间,呼~精力面对贺智子,啊~淫荡的小穴渴望桂主人的精液,任性的贺智子堕落成离不开主人精液的淫女了~哦~主人,请把您高贵的精液射进淫女的小穴吧~我发誓我会成为主人的牝奴隶,对桂主人忠诚到底~”

  美丽的女教师彻底放弃作为人的尊严,双手撑着桌面,高高抬起屁股又快速落下,双股交合不断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桂一边欣赏着贺智子的表现,一边则是拍打着贺智子的臀肉。

  “说得好啊,贺智子,你接纳你成为我的性奴隶了。”

  “精液,主人的精液,呼唔~洩了,要洩了,啊~大肉棒精液,射进来了,喷进来了~啊~啊~啊~”

  干得兴起的桂突然一刺,将自己的肉棒顶入贺智子的子宫口,伴随着美人教师的淫叫,桂直接将精液射向了贺智子的子宫壁,精液灌满了贺智子的内宫后,满足感溢出的贺智子直接昏死过去,瘫在桌上直喘气。

  桂将微软的肉棒拨出,发出啵的一声,贺智子高高抬起的下半身一股淫水洒了出来,打湿了桌面上的各类书本。

  留下陷入高潮余韵的贺智子,桂简单打理衣装下达清理现场的指令后直接赶向了广播室,他并没有忘记此行的真正目的。

  非常巧,在广播室里有两人,其中一人正是金木嘉莉,在嘉莉强制控制下被迫聆听广播社社长上杉樱那副震惊于密友背叛而不解的表情值得桂回味许久。

  全身赤裸的上杉樱保存了一部分敌对意识,但是不得不听从冲田桂的指示,屈从于他的淫威,用舌头细致的舔弄着桂的肉棒,当然她并不孤单,一同舔弄的还有樱的好友嘉莉。

  保持着一丝丝个人意识对樱来说是噩梦,以往桂是绝对不会这样留下隐患,不过对于这样残忍的行为,桂正变的饶有兴趣。

  当然现在有让樱更觉得恐怖的事情,冲田桂指示樱打开全校广播,播发那台不祥的八音盒,今天来的还有樱的家人,想到家人要卷入其中樱的心在滴血,但她却只能行动。

  叮咚,叮咚,全校广播,响起了八音盒的乐曲。为了保险,桂持续播发了半小时八音盒乐器,毫不意外的,大获成功,全校,以及本日来圣塞明游玩的人都被乐曲俘虏了。

  通过广播桂下达了第一条指令,所有人员在体育馆集合,看见没有前往的人强制其前往。效果非常不错,没有人被强制,八音盒的魔力没有例外,所有人都在体育馆集合,等待着桂的下一条指令。

  桂骑着金木嘉莉出场了,面对已经成为他奴隶的众人,他内心的欲望并未完全满足,想要,还想要更多的人,对,利用更大的广播系统,全国,全世界,都将成为自己的奴隶。心情大好的冲田桂挑选了几位美女服侍自己后随即下达了全员自慰的命令,享受无尽快感的同时,欣赏这场巨大的自慰秀,不过他似乎没注意到,体育馆顶部巨大的黑色雾团,他更不会注意到自己脑后连接着血肉丝线,丝线直连那条奇怪的小巷。

  欲望、恐惧、贪婪、憎恨、极度……这些情感源源不断的流向小巷,这也正是冲田桂在游览商品时售价标签上的内容。


  PS:本篇采用了不少老Mc作品的梗,比如妖灵盖瑞出自《非正常人类之提线人》,红宝石和娜娜亚出自《催眠魔手》,学园祭的几个节目是来自《催眠奴凌辱学园》,店名是《新光三越百货中心》,当然还有许多其他彩蛋,希望这种元素能让大家在赏悦的时候产生趣味性。

赞(0)
DMCA / ABUSE REPORT | TOP Posted: 03-21 03:17 樓主 引用 | 發表評論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