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纸嫁衣同人之莫离莫弃
-->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纸嫁衣同人之莫离莫弃 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link1568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935
威望:430 點
金錢:17555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3-07-09


[現代奇幻] 纸嫁衣同人之莫离莫弃



作者:梦回漓江烟雨中


  第一章

  从林间的小木屋离开以后,在稳婆那里得知事情真相的宁子服,便一路赶回小区,上了电梯,来到家门口,按下了门铃。

  随着“叮咚”的一声门铃想起,房间里传来了甜美的声音,房门缓缓打开,一道红衣女子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子服……你终于回来了……我……我好害怕……你别离开我……”

  “……咚……”宁子服双手按住红衣女子肩头,把她抵在墙上,死死盯着那张相似的面孔,她闪避不安的眼神,让宁子服终于相信,她不是莫琪,她是聂莫黎。

  “子服……你……你做什么……快放开我”

  看着他血红怒目的双眼,哪怕这几天一直陪在他身边,聂莫黎才知道,原来,这个男人一旦生起气来,竟然这么可怕。

  “还想骗我?为什么,你为什么要伤害她,为什么要伤害你的妹妹,她是你的双胞胎妹妹,聂莫琪啊!为什么你如此狠毒,你说啊,聂莫黎!”

  宁子服双手抓住她的肩膀,双眼泛红,大声问着她,此时,聂莫黎身上的嫁衣,脱落至两侧,露出雪白诱人的双肩。

  聂莫黎秀眉一皱,双目一凝,膝盖顶在他的肚子上,随即将捂着肚子的宁子服推倒在地,狠狠踢了他两脚,顺势骑跨在他的腰上,单手掐住他的脖子。

  聂莫黎将头上的红布盖头一扯,随手扔在地上,如瀑的青丝随即散落了下来。

  “哦?你问为什么?你说她是我妹妹?哈哈,对啊,她当然是,我的好~妹~妹,就因为她,我这个姐姐,便只能躲躲藏藏的活在这世上,还有你,宁子服,明明我才是你的婚约对象,为什么?凭什么她就可以夺走我的一切?你说啊?这世道为何如此不公?”

  满腔的愤恨在此刻终于宣泄出来,聂莫黎把身子压的很低,绝美的容颜,嘴角竟露出阴冷的笑容,几乎贴在宁子服的耳边,掐住宁子服脖子的手,此刻更加用力。

  宁子服的耳根、脖子和脸上一片涨红,就在快要窒息昏阙时,她终于放开了双手,宁子服透过气来,哈哈喘气咳嗽着。

  这时,聂莫黎白皙柔嫩的双手在宁子服身上不停游走,不一会就解开了他的衣服,修长的手指在宁子服胸口打转,一手捻着他的乳头。

  一直以来,宁子服都没有交过女朋友的,更没有做爱的经验,身为处男的他,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身体也不自然的一颤一抖。

  “快住手……聂莫黎……你做什么?”

  “什么做什么?呵呵~你说呢?当然亲手把我失去的夺回来呀~所以要做夫妻之间做的事咯,你难道忘了?我们~都已经拜过堂成过亲了,你说呢~子~服~”

  宁子服挣扎着想要起身,但哪里是聂莫黎的对手,不断推着她,却被她压住动弹不得,无法起身。

  “不可能,你疯了?一直在我身边的,我喜欢的人,熟悉的人,从来都是聂莫琪”

  “呵呵~还在说气话~你喜欢莫琪呀?有什么关系呢,我跟莫琪长的可是一~模~一~样~等一下~你自然就会忘掉她了”

  聂莫黎温软的娇躯趴在宁子服的胸膛,火热的红唇在他的耳垂、脸颊和脖子上不停亲吻着,随后吻住了他。

  宁子服见到聂莫黎绝美的容颜上,已是泛红一片,嘴里感受着她的甘甜,原本抵抗着她的双手,已安分了下来,伴随着她的一声嘤咛,将她温软的娇躯揽入了怀中。

  此刻,两人终于忘却宿命交织带来的仇恨,放下一切,拥抱在了一起。

  宁子服终于意识到,这个女人,她也是旧社会封建思想的受害者,她本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们姐们,是因封建迷信而被分开,造成这一切悲剧的,是这个扭曲的世道。

  想到这里,宁子服对聂莫黎,已经没有怨恨,反而有了怜悯之心和愧疚之情,因为他们本该是家人,原本的她,该是自己的妻子,如今的她,该是莫琪的姐姐,莫琪在这世上除了自己,还有亲人。

  该放下的怨恨,随天光破云,该选择的未来,从当下去追。

  多一分珍惜,少一份遗憾,便是圆满。

  随着胸口、肚脐不断被聂莫黎亲吻,乳头乳晕也被她挑逗着,宁子服的身体,因此起了反应,欲望的野兽,被她唤醒了过来。

  “呵呵~子服~你的下面~撑起了小帐篷呢~”

  看见身下的他撑起了小帐篷,聂莫黎柔嫩的小手,抓住他的肉棒,不停地揉捏抚摸着,随即隔着裤子,把他的肉棒叼在了嘴里。

  “嘶……莫黎……别闹了……我……我好难受……快帮帮我”

  聂莫黎听着他哀求的声音,心里很满意,这个男人,已被自己拿捏地死死的。

  “呀~夫君~小子服它好凶啊~哇~好大~好烫啊~呵呵~”

  聂莫黎捏住他的肉棒,缓缓套弄了起来,黏黏的前列腺液顺着马眼流了下来,被聂莫黎涂抹在龟头上。

  一上一下地套弄着,时不时把肉棒按到两边,把手一放,看着它像指针一样左右摇摆。

  聂莫黎玩味的眼神,注视着宁子服的表情变化,随即,似是玩够了一般,把散落的青丝往后一撩拨,小巧的舌头舔在高昂的肉棒上,在唾液涂满了以后,火热的红唇吻在龟头,将龟头含进嘴里。

  “啊唔~嗯~嗯哼~嗯~唔~唔~嗯~滋~唔~嗯~哼~嗯~”

  感受着聂莫黎嘴里的温暖,宁子服的发出嘶嘶的声音,嘴里不断地哈着气,显然是被聂莫黎弄的浑身舒畅无比。

  “嗯~子服~好大~嗯~哼~滋~唔嗯~嗯~好烫~好好吃~唔~嗯~”

  “莫……莫黎……你嘴里好温暖……啊……嘶……好爽……啊……”

  聂莫黎跪坐在宁子服的身上,巨大的肉棒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嘴里发出滋滋的声音,仿佛是在品尝美食,随着不断适应,聂莫黎竟然疯狂的玩起了深喉,把宁子服18厘米的肉棒一吞到底,整根吃进了喉咙里。

  “咕~咕~咕唔~唔~咳~唔~”

  终于,身为处男的他哪里受过这种刺激,顿时就射了出来,肉棒在她嘴里一下下跳动跳动,白浊腥稠的精液,一股股射在了聂莫黎的嘴里,被她吞了进去。

  肉棒抽出那一刻,一股余波射向了聂莫黎,精致的脸颊,额头,眼睛,鼻子,到处是白浊的精液,聂莫黎纤细的手指把精液,一点一点刮进了嘴里,随即转过身吻住了宁子服,把嘴里的精液也给了他,双手死死抱住他的后背,宁子服只好强忍着恶心反感,尽数吞进了肚子里。

  *********

  第二章

  宁子服推开聂莫黎,低头向着地面,干呕着想要吐出来,这种感觉实在太过反胃。

  看着他这幅狼狈的样子,聂莫黎呵呵笑出声来,宁子服气得瞪了她一眼。

  这时,她去倒了杯水,给宁子服喝了下去,扶他进了卧室,去床边坐着。

  宁子服心有余悸,无辜可怜的模样,像极了刚掉落河水的小姑娘,生怕眼前这个女人,又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哪怕经过了刚才的事,宁子服的心里,始终把她看作是莫琪的姐姐,也就是他的大姨子。

  “哟~小子服它还很精神嘛~嗯哼~好可爱~别怕~姐姐会伺候好它~让它舒舒服服的~”

  果然,看着尚未软却的肉棒,聂莫黎又向它伸出了魔爪。

  白皙柔嫩的润滑小手,一面在阴囊上抚摸揉捏,一面握着肉棒上下套弄,不一会儿,肉棒又挺立了起来。

  宁子服坐在床边,而聂莫黎跪坐在他的两腿之间,绝美的容颜,此刻却低下头,轻咬着他左右两颗蛋蛋,她手上的动作也没停。

  “……嘶……莫黎……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你是从哪学来的……”

  宁子服被刺激得长吸了一口气,聂莫黎面色一沉,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过去。

  “有什么好奇怪的~还不是你们男人想要的~啊唔~嗯~哼~嗯~唔~嗯~嗯~哼~嗯~”

  聂莫黎低着头,温软的舌头在肉棒上舔舐着,随后含住龟头,把整根肉棒吞了进去,一插到底,嘴边挂着他的阴毛,随后吐了出来,这样重复着动作。

  宁子服哈着气,享受着莫黎的服务,享受着深喉带来的刺激快感,被兽欲激发的他,双手搭在莫黎的头发上,整根肉棒不断被莫黎吞进吐出。

  “嘶……莫黎……哈……哈……莫黎……好温暖……好舒服……我快到了……嘶……莫黎?怎么?”

  终于,就这样往复了十几下过后,宁子服吃不消来,肉棒在莫黎嘴里不断涨大涨粗,察觉异状的聂莫黎,吐出了肉棒,嘴角流下长长的唾液拉丝,面部一片绯红。

  “呵呵~瞧你这样~急什么~等下”

  看着宁子服想要快感而不得的难受样子,聂莫黎呵呵笑出了声,摸了摸他那俊俏的脸庞,在他耳垂吐着热气,亲了下他的脖子,随后宁子服被他推倒在了床上。

  聂莫黎跨坐在他的腰上,撩起了红色的礼裙,拨开内裤,把宁子服的肉棒套了进去,两人终于在此刻融为了一体。

  宁子服舒畅的叫出声来,聂莫黎抓住他的双手,从婚服的下方伸了进去,握住她一双温软的乳房。

  “啊~子服~哼~喔~嗯~好大~哦~”

  聂莫黎一上一下套弄着他的肉棒,不时发出悦耳的呻吟。

  宁子服见状,知道她已经不是处女,心想难怪之前她会那些古怪的东西,应该经历了什么不好的过去吧,便索性放开了起来,抓住莫黎的双乳,不断揉搓着,捏在手里变换着各种形状。

  “哈……莫黎……你下面的小穴好……哈……里面好暖……被你夹的好舒服……哈……你的奶子好软……哈……莫黎……莫黎……”

  听到宁子服被爽到不停的叫自己名字,聂莫黎听的一阵心神荡漾,想着一定要榨干他,把他彻底拿下,治的服服帖帖,最好让他再也离不开自己。

  “~子服~嗯~小穴~好舒服~子服~你的肉棒好烫~哦~好粗~好硬啊~嗯~用力~子服~就是这样~哦~”

  聂莫黎淫水不停地被挤出,小穴上下套弄着,每次都一插到底,随后抽出留到龟头在往下用力一压,火热的肉棒在小穴里不停地进进出出,宁子服也不断地向上挺动着肉棒,每次都想要把整根肉棒完全插入进去。

  “啊……莫黎……哈……好爽……啊……啊……哈”

  “嗯~哼~唔~子服~啊~嗯~”

  就这样,两人不断的交合,聂莫黎挺翘浑圆的丰臀,不停地发出啪啪滋滋的水声,聂莫黎随即向后一仰,一双雪白的玉兔,也跟着上颤下跳,花枝招展。

  “莫黎……莫黎……啊……啊……射了……啊……啊啊”

  “子服~嗯~哦~射吧~射进来~喔~嗯~”

  聂莫黎绝美的容颜此刻潮红一片,披散的青丝也随着不停的摆动,头发散落开来,宁子服一口一口喘着大气,终于迎来爆发的一刻,滚烫浓稠的白浊精液,一股一股尽数射进了聂莫黎的小穴里。

  *********

  第三章

  就在宁子服还在享受喷发的快感之时,聂莫黎再次低头含住了他的肉棒,揉捏着两颗蛋蛋,宁子服鼓鼓的阴囊似也在表示还有余力,尚未满足,还想喷射。

  几分钟后,刚刚瘫软的肉棒便再次挺立起来,似乎在对聂莫黎表示不服。

  “哟~小子服很有精神嘛~不服气是不是~没关系~姐姐会好好疼爱你的~直到你挺不起来为止~呵呵”

  聂莫黎呵呵一笑,一根手指弯下肉棒,随后放手,肉棒随即左右摇晃起来。

  这时,哪怕是性格温和的宁子服,此刻也冒出欲火,兽性大发,不愿被聂莫黎这样玩弄,要给这个女人施以惩戒。

  宁子服双目充血,欲火焚身,把聂莫黎往床上一推,撕开她红色的礼裙,扯下内裤,将青筋满布的肉棒,狠狠插进聂莫黎的小穴里,一进一出的抽动起来。

  “哈……日死你……聂莫黎……哈……哈……你个骚货……骚屄……小浪穴……小婊子……干死你……肏死你……肏……”

  连续两次都在这个女人手里被弄到射出,作为男人的尊严,在她这里被弄的丝毫无存,宁子服狠狠地肏干着聂莫黎,想着一定要征服她。

  “~呵呵~子服~好舒服~用力~肏我~嗯~啊~肏死我吧~嗯~骂我吧~一边肏一边用这世上最难听的话骂我~啊~哈~唔~嗯~”

  聂莫黎一双修长的美腿,夹在宁子服的腰上,双手抱住他的头,温软的舌头伸进他的嘴里,相互交换吸吮着甘甜的唾液,随后把他的头,埋在雪白的一对玉兔上。

  宁子服一边狠狠肏干着身下的尤物,双手不停揉搓着莫黎雪白的乳房,一边低头咬住她的乳头上两颗红润的葡萄,在他嘴里舔咬拉扯着。

  聂莫黎柔软雪白的乳房伴随着一次次的冲击,泛起阵阵乳浪,一双美乳在宁子服的手里,不断揉扁捏圆变换着各种形状。

  “啊~哈~子服~用力~肏死我~啊~我要来了~要飞了~被你肏死了~啊~子服~子服~哦~哦~”

  就这样,在宁子服的肆意攻伐下,聂莫黎也终于迎来了高潮,滚烫的阴精从小穴流了出来,染湿了大片床单。

  听着聂莫黎淫浪的叫声,宁子服兴致更为高涨,不给她喘息的机会,把聂莫黎的娇躯翻过身来。

  不一会儿,就见到聂莫黎像条母狗一样,趴跪在床,潮红的脸颊被披散的长发遮住,深深埋在床单上。

  啪的一声,宁子服抬手一巴掌扇在她挺翘圆润的丰臀,聂莫黎雪白的屁股上顿时起了红色的手印。

  “……母狗……跪好……”

  宁子服对着她,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着说出,聂莫黎闻言,幽怨的看了他一眼,竟是乖乖的挺起了翘臀,压低了身姿,回过头,眼神迷离的痴痴望着他,媚眼欲滴。

  “~喔~子服~轻点~疼~嗯~哼~唔~”

  看到这一幕,宁子服心满意足,更加放肆的拍打着她的屁股,随即挺动下身,狠狠地插进了她的小穴深处。

  滋滋啪啪,淫靡的撞击声再次遍整间房子,宁子服狠狠地肏干着胯下的尤物,肆意征伐着她柔软的娇躯。

  “肏死你……啊……聂莫黎……肏哭你……日穿你……肏烂你的骚屄……骚货……母狗……婊子……贱货……浪屄……啊……日死你……肏……”

  “啊~啊~子服~肏死我吧~我愿意被你~啊~被你肏死~哦~子服~我是母狗~是骚屄~是小浪穴~是小婊子~啊~哦~唔~呜呜~子服~哦~”

  宁子服一面狠狠地肏干着聂莫黎,一面不断凌辱着她,骂她是骚货,打她的屁股,骂她是母狗。

  两人疯狂的交媾着,聂莫黎一面淫浪大叫,嘴里说着淫词浪语,一面撅起屁股向后挺动,迎合着他,在她的眼里,不知何时竟已有了几分溺爱,几分温柔。

  “啊……莫黎……小骚货……我要射了……射死你……射穿你的骚屄……射……射死你……母狗……婊子……浪屄……啊……啊啊……哈……啊啊啊”

  “喔~射进来~子服~射到母狗里面来~射给骚货~射到我的浪穴里面~啊~嗯~喔~好烫~啊啊喔~飞了~啊”

  宁子服把整根火热的肉棒,狠狠地插进聂莫黎的最深处,白浊浓稠的精液,尽数射进了莫黎的子宫。

  在强烈的快感冲击下,聂莫黎竟是晕了过去,待醒来时,宁子服已帮她洗澡沐浴,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看着已经换过的床单,和身边不知何时自己经累得睡过去的宁子服,聂莫黎呵呵一笑,靠在他身边,紧紧抱住了他,眼里尽是温柔。

  这时,宁子服也醒了过来,伸手抱住了聂莫黎,看着她温柔的眼神,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

  “莫黎……我们去救莫琪好吗?”

  “不行~这是她欠我的~她必须还~”

  “那把她救回来……让她慢慢还……我和她慢慢补偿你……我们以后在一起生活……好吗?”

  “哦?慢慢还?呵呵~好呀~那你们两个~以后~可得好好还~”

  聂莫黎一掐住抓住宁子服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听见聂莫黎终于答应,宁子服高兴的将她抱了起来,两人穿好了衣物,以最快的速度,一路来到关禁莫琪的地下室。

  *********

  第四章

  “……子服……”

  终于,在莫琪生魂覆灭的时限到来之前,解开了所有的机关术法,身穿白色丝质长绸的聂莫琪,缓缓睁开了双眼,醒了过来。

  “太好了……莫琪……你终于醒了”宁子服。

  “是她!子服……她就是聂莫黎……就是她把我带到这来的……”聂莫琪。

  “~呵呵~”聂莫黎一声冷笑。

  “没事了……莫琪……她不会再伤害你了……已经没事了”宁子服。

  这时,那个老道士,也就是聂莫黎的师傅,此刻也来到了这里。

  “宁子服,你怎么到在这里,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哈哈,这次你们一个都别想走,莫黎你还愣着干嘛?快抓住他们,这次我要把宁子服和聂莫琪,他们两个的阳寿一起吸收,这样我至少能多活二十年,哈哈”老道。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抓莫琪的目的,世间竟有这种邪术,真是长见识了”

  宁子服双目赤红,跟老道近身搏斗起来。“就是因为你,莫琪才会遭受生魂离体的痛苦,我才会跟莫琪分开,就是因为你,聂莫黎才会走上邪路,步入歧途”

  宁子服抓住老道一顿暴打,年过半百的老道,哪里是年轻力盛的他的对手,几个回合过后,就被宁子服打倒在地。

  只见老道催动出什么东西,一阵阴风吹过,地府鬼差随即被召唤而来,就在老道捻出符箓,准备催祭邪术之时,一道符文贴在老道额头,老道顿时动弹不得。

  “呵呵~我的好师傅~感谢你多年来对我的栽培~但我聂莫黎~可是天性凉薄~当初你就是看上我这点~才收我为徒是吧~呵呵~”

  聂莫黎催动法诀,阵个地下室的大阵重新启动,随着一阵痛苦的嘶喊,老道的灵魂被剥离出来,随即被自己召唤出的鬼差带走,留下一副身躯,气若游丝。

  (植物人)直到第二天早上,有路过的客人走进店铺,发现了地下室,也发现了老道的种种罪证,当警察来到现场一调查,许多多年前的疑案也随之破解,罪证确凿之下,老道的躯壳也被警察带走。

  卧室里,聂莫黎最先醒来,看着已经累趴的宁子服和尚且虚弱的聂莫琪,她便没有打扰两人的梦境。

  出门买好了菜和鸡肉,顺便打探了消息,警察已经发现了老道的罪证,并把他带走,却丝毫没有关于她的任何事。

  聂莫黎放下心来,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看着蔚蓝的天空,温暖的阳光映照在她身上,聂莫黎伸了下懒腰,拿起菜,往家里走去。

  随着香气飘散,聂莫黎炖好了鸡肉,端上餐桌,随后叫醒了两人。

  “……子服……你怎么了吗……看你脸色怎么不太好……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不……没有……我没事……嘶……哈……”

  看着餐桌上坐着的宁子服神情有着着明显的异样,聂莫琪不解的问道,在听到他亲口说没事以后,也不再说什么,便再添了一碗饭。

  “呵呵~他能有什么事~他好着呢~你说是吧~宁子服~”

  餐桌下,聂莫黎伸出一双穿着肉色丝袜的美腿,不断挑逗着宁子服,在为他已经撑起的小帐篷,偷偷做着足交,看着宁子服舒畅得发出声,却又不敢让莫琪发现,只好装作没事的样子,聂莫黎掩着嘴笑出声来。

  卧室里,宁子服趟在床上,用过餐后,趁着莫琪去厨房清洗餐具的空档,聂莫黎坐在床边解开了宁子服裤子的拉链,掏出肉棒,用白皙柔嫩的小手,上下套弄了起来。

  “哇~已经涨的这么硬了么~呵呵~”

  “啊唔~唔~嗯~滋~滋~唔~嗯~哼~咕~”

  聂莫黎俯下身子,低头把肉棒含进了嘴里,吱吱唔唔的吞吐起来,狰狞的肉棒在她嘴里进进出出着。

  “子服……你们……你们在做什么……”

  不知不觉,聂莫琪已经站在了二人身后,吃惊的捂住嘴角,身子一软,坐在了地上,眼泪从俏脸上滑落。

  宁子服慌忙起过身,拥抱住莫琪,替她擦拭掉眼泪。

  这时,聂莫黎却抱起了莫琪,往床上一放,两副柔软的娇躯便纠缠在了一起,莫黎压在妹妹身上,抓住她的双手,压在头顶,吻住莫琪的粉唇,大腿不断摩擦着莫琪的私处。

  聂莫黎往莫琪的嘴里不断送着甘甜的津液,莫琪用力挣扎,却无法逃过莫黎的魔爪,美丽的脸庞,也因为喘不过气而变得绯红。

  宁子服看着床上这双娇艳无比的姐妹花,浑身上下也变得燥热,便走近前去,解开了莫琪身上的衣物,没有了衣物的束缚,聂莫琪一对雪白的玉兔立即跳了出来,被宁子服火热的双手握住,搓揉按捏了起来。

  “啊~哈~嗯~不要~快放开我~你们做什么~不要这样~嗯~呀~唔~唔”

  聂莫黎转过身,让宁子服压在莫琪的身上,自己则脱下了莫琪的裤子,俯身用舌头舔舐起了莫琪的私处,聂莫琪被两人弄的浑身发软,两腿不停地摆动摩擦,不一会儿,小穴便被姐姐弄的泄了出来,淫水再次打湿了床单。

  “啊~嗯~不要~啊~要去了~聂莫黎~子服~嗯~哦~哦~去了~啊~嗯~哦~”

  聂莫琪一脸潮红,粉嫩的小嘴哈哈喘着热气,眼神迷离的看着天花板,随即眼神幽怨的瞪了宁子服一眼,眼眸快要滴出水来。

  “呵呵~还等什么~还不赶紧帮我的好妹妹去去火~止止痒~哈哈~舒服吗~可爱的小莫琪~放心~姐姐呀~会伺候好你的~”

  聂莫黎呵呵一笑,将嘴里妹妹的淫水吞了下去,坐起身来,给宁子服下了指示,随即一双魔爪继续在妹妹身上摸索游走,朱唇吻在了莫琪的耳垂和脖子。

  宁子服早已燥热难耐,欲火焚身,趴在莫琪的身上,分开她的双腿,将肉棒沾湿了她的淫水后,对准小穴,缓缓抽送了进去,不一会,莫琪的处女红便流了出来,吃痛的莫琪,却是直接咬住了莫黎的乳房,聂莫黎惊呼一声,却也没有责怪,而是抱住了莫琪的头,抚摸着她的头发,随后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互相喂着唾液。

  “……莫琪……你怎么样了……还疼吗……”

  “不疼了~子服~你快些吧~我好热~好难受~好想要~子服~”

  过了一会之后,宁子服便开始加快速度,肉棒前后挺动了起来。

  “唔~姐姐~子服~嗯~哈~嗯~唔~子服~我要~”

  “呵呵~宁子服~听到了没有~我的好妹妹她要呢~还不给她~肏她啊~你看她都要急哭了呢~呵呵~小浪货~这么多年居然还是个处~亏你忍得住呢~姐姐就不同了~爹娘选择了你~姐姐为了活下去~这具肉体被多少肮脏的臭男人欺负过~小婊子~叫你抢姐姐的男人~捏死你~”

  说完,聂莫黎不断揉起了莫琪柔嫩的乳房,捻住粉红色的乳头搓弄着。

  “啊……莫琪……好舒服……你里面好温暖……好舒服……跟莫黎比起来……你下面……好紧啊……啊……呵……嘶……好爽……”

  “什么?子服~姐姐~你们已经做过了~呜呜~你们~你们欺负我~宁子服~你个混蛋~”

  “不是的……莫琪……你听我解释……”宁子服刚想说点什么就被聂莫黎打断。

  “哟哟哟~我的好妹妹~你还委屈了呢~呵呵~跟他有婚约的人明明是我才对~你还哭上了?行了行了~是我勾引他的行了吧~真是的~”

  “宁子服你愣着干嘛~这种事你解释不清~日她就完事了~女人就是这么矫情~欠日~肏她~肏死她~肏哭她~快~快快~小骚货~抢姐姐男人~日死你~”

  宁子服丝毫不敢懈怠,抱住莫琪分开的双腿,一顿狂抽猛干。

  “呵呵~水真多~整个床单都被你打湿了~小婊子~小骚屄~小浪货~你看~这不就不哭了~都快爽上天了吧~”

  “啊~唔~子服~啊~嗯~停下~我不行了~好哥哥~亲哥哥~啊~啊~嗯~唔~要到了~要飞了~啊~飞了~啊啊啊啊啊”

  十分钟后,聂莫琪再次迎来了高潮,浑身软的像肉泥,瘫软在床上,睡了过去,嘴里还说着子服、姐姐、不要欺负我之类的梦话。

  “呵呵~这小骚货~这么不耐肏~居然被肏晕过去了~怎么样~宁子服~还没满足吧~我来~帮帮你吧~呵呵~”

  聂莫黎看着熟睡过去的妹妹,帮她盖好了被子,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随后,再次握住了宁子服的肉棒,套进了自己的蜜壶里面……这天晚上,莫黎帮莫琪穿好了嫁衣,温柔的为她精心打扮成最美的新娘,莫黎亲手给莫琪戴上了那枚,作为定情信物的玉镯,在聂莫黎的见证下,宁子服和聂莫琪,拜过了天地,行过了婚礼,成为夫妻。

  ——大结局BGM【远空】·缘之空

  “哇~姐姐~子服~你们快看~飞的好高啊~好吓人~”

  某处游乐景区的缆车上,宁子服跟莫黎和莫琪,三人坐在一起,看着缆车不断由低到高,两姐妹先是被吓的一惊一乍,紧紧抓住宁子服,挤在他身边,等熟悉了之后,莫琪便拉着姐姐,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看这看那。

  景区里,三人爬上游下,在玻璃桥,在山顶观景台,在挂满红绳的吊桥上,在各处风景都留下了合影,一次次旅行,一张张照片,都在家里挂满了三人幸福的回忆。

  莫黎莫琪,莫离莫弃。

赞(0)
DMCA / ABUSE REPORT | TOP Posted: 03-28 01:44 樓主 引用 | 發表評論
守护小丫头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1232
威望:139 點
金錢:176 USD
貢獻:13999 點
註冊:2018-04-13


感谢分享
TOP Posted: 03-28 01:51 #1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